天秤的極端個性,讓他的生活總是無法真正平靜,即使周圍鳥語花香,他也可以為了一片落葉傷感起來,只是不會說出來。混在熱鬧的人群中,假裝自己很快樂,看著別人暢快的交談著,也會回應一笑,只是那一笑沒有發自內心的熱度,甚至還帶有些許的寒意,只是別人無法感受到,真正了解的只有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