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華麗殿堂里被風吹進來的一顆沙礫,安靜的看著這喧鬧繁華卻陌生的世界。周圍的人群或幸福或吵鬧,獨你似無根的水草一般沒有任何羈絆,孤孤單單的存活在這世間。也曾有過牽挂,也曾想過未來,只是在沿途中丟失了。沿路尋找卻再也回不來了。從此斷了期盼也隔絕了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