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極端的黑與白,最簡單的善與惡,水瓶大抵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