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道占星

企業認證
2016年11月23日 16:30

我完全沒有自我界限感,因為它們每天都被專橫的權威人士所侵犯。
  我沒有自律感,因為施加在我身上的外部規則太多了。
  我就這樣漫無目的地從一個地方漂泊到另一個地方,從這個人走向那個人,然後進入了青年期,幾乎沒有感覺到,也並不渴望「真實生活」http://t.cn/RfKhw7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