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每夜每夜落在心裏和窗外的大雨,看到了手臂上可笑醜陋的傷疤,看到永遠不太會笑的臉,換過許多表情,像誰像誰唯獨不像自己。——沈熹微《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