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才知道,那些真正要走的人,吝嗇得連說再見都覺得是浪費時間。而那些嚷著說,喂,我要走了,還一步三回頭的人,只不過是 想你說一句,留下來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