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歡欠別人,即使欠了,或許在別人不知的情況下就慢慢還清了;也不喜歡別人欠我,這是一種平衡,不喜歡主動聯繫別人,但絕不是不在乎,很安靜,也可以很瘋癲,不要覺得我沒心沒肺,我只是對很多事看得很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