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4日 20:34

水瓶座的忍耐很恐怖,明明已經到極限了,還要仰起笑臉,把自己的感受放最後,近乎沒有知覺的去撐起朋友之間的友誼橋樑。對於普通的朋友,覺得沒有傾訴的必要,對於交心的知己,卻又不想矯情的說太多,到後來,所有的情緒都積壓在自己心底,難道最後水瓶等來的,是所有理智崩盤、毀滅的那一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