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此習慣於在人前偽裝自己,到最後我們連自己都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