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處很懶,不想活得那麼累,能簡單盡量簡單,不愛解釋,始終認為懂自己的不用解釋,不懂自己的不必解釋,不相管那麼多不相干的事,他們只挑自己愛做的事,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其實處處也是完美主義者,極端主義者,要麼破碎,要麼完美,不要中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