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覺得自己還小,還能貪婪的享受美好,後來發現自己不知從何時開始,看得清糖衣炮彈 讀的出微笑后的殺機,懂得應付敷衍, 去面對好多自己不曾想要面對的事,表面上人畜無害,防身的刀卻一直攥在身後從未離手,這一刻我終於承認了成長這回事,只是不知是好是壞。—— 鞭鞭于白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