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水瓶都有兩個自己,人多熱鬧的時候是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候又是另一個。經常一個人觀察著周圍的人和事,比其他人看得都遠,想得比任何人都多。但卻得不到理解和認同,經常太敏感,會突然聯想到好遠,發現真的很白痴。到頭來卻做不到真的自己,很辛苦。你們是這樣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