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射手的世界里,盛著的不是快樂的源泉,而是射手不願在人前滴下的淚水。你看到的射手,笑起來像一個孩子,你有時會認為射手天真得像是童話里走出來的天使。但是,你若有心,你會看到射手沉靜時臉上揮之不去的憂傷,還有射手的眼底,竟那麼凝重地積壓著一種看破紅塵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