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習慣性崩潰又習慣性自愈,好像在為生活製造懸念和波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