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的離開,不是風的追求,也不是樹的挽留,而是命運的安排,是自然的選擇。該來的會來,該走的會走,有時候離開並不意味著結束,而是另一種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