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在夢中見到他坐在溪畔的石頭上,身披袈裟,撫琴而歌。他的頭顱因為沒有一絲頭髮,在幽暗的森林中,就像一盞青白的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