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心疼時,眼淚才是眼淚,否則只是帶著鹹味的體液;被人呵護著,撒嬌才是撒嬌,要不然就是作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