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多蔓生

名人認證
2018年4月1日 1:37

我在聽今天的那個天秤朋友的傾訴,從以前到現在都覺得很沮喪的是,我安撫不了月雙魚的情緒,當別人跟我敘述一些事的時候,我下意識會判斷怎樣才能變得更好,想要幫助對方找到解決的辦法,哪怕同樣在情緒崩潰狀態下的月蟹月蝎,我都有辦法讓他們停止恐慌,唯獨對月魚的反應始終束手無策。可能這就是月亮刑克間的分歧,讓人很難受,不是傾聽難受,而是聽了不知道能做什麼的那種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