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去波士頓訪學,每天早晨/晚上,熬夜做功課,瞥到戶外的是同一窗戶,同一景物,只是時間不同,視角焦點不同,每天感受不同,不覺單調。這種“窗外”感受連續了近三年。到了劍橋,每天晨/晚/半夜面對的仍是單一窗戶,不同的是窗外景物不同……
不覺10年過去,進入疫情,出國/回國都要隔離3~21天不等,竟不覺得不適應。這次隔離,已經第四天了,時間過得太快!互聯網時代,許多事情都是網上處理的,不覺得隔離有多大不便。只是空間限制,不注意鍛煉,身體容易增重。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