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這顆煮雞蛋生前是什麼星座什麼血型,那麼倔,看它在我手指的擺弄下受刑般痛苦地扭捏著,感覺它寧死都要用殘缺不全坑坑窪窪滿手碎末這種無比的醜陋來打消我的食欲讓我吃不下,它這身甲胄我剝了至少5分鐘也沒剝明白,如果不是恰巧有時間恰巧有點餓恰巧被叮囑少油膩恰巧只有它一個以及恰巧我比它還倔的氣質我真想把它連殼帶心兒攥一手!有沒有像我一樣包個破雞蛋都能包崩潰了的🥚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