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鳴:我對祖籍泰興情感的反思
——本鄉本土與根的思考

說到根的問題,我也多次反思自己對祖籍的認同感——

原來我們老家人對我有意見,為什麼?媒體採訪我的時候問我老家是哪兒的?我說“老家是江蘇泰興的”。這個回答沒問題,可後面我一定接一句“我是從無錫長大的“,為啥?潛意識中覺得無錫比泰興有名,比泰興山青水秀。

真的嗎?再深度剖析這樣做的原因,是對泰興欠缺一份情感,導致對泰興的出身認同欠缺一份自豪感。

我小時候確實一直在無錫姥姥家長大,在泰興沒有生活過,但我家黃姓的祖先都是在那里度過,在那里生長起來的。在江蘇泰興那片土地上,留有他們的家國情懷與戰鬥故事。我爺爺曾經是蘇北新四軍抗日政府鄉長,據我父親講,抗日戰爭期間黃家把大半家產捐贈用於抗日,被日軍列入殺盡全家的黑名單,為保家衛國,爺爺多少次僥幸逃過追殺。爸爸在泰興長大,只是考上大學後來分配工作到了山東,才落戶到聊城。

泰興是黃家的根,沒有根就沒有我,我是泰興黃家的傳人,我離不開泰興血脈的傳承,為什麼嫌棄它呢?

其實每個地區都有它獨特的景色,都有值得它回味的風土人情,無論是一草一木,還是本土小吃,曆史沉澱下她的稀缺。

這種地域文化與風土人情的與眾不同,塑造了這地域人的特性,深入到他們的血肉身軀里。往大里講,我們對外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炎黃子孫,它的特性是聰明能幹、勤勞節儉,沉穩含蓄。往小時講,誰說我身上沒凝聚著我爸爸的個性,我爸爸沒有我爺爺骨子里的精神傳承?

樹木有根才能枝繁葉茂,江河有源方能滾滾長流!我是到了一把年紀後才懂了“鄉土”是什麼?才深刻地理解了”生命之根“的含義!那是一種傳承的血脈感情,是一種獨特的故鄉情結,是一種曆史沉澱的的家園意識,更是一種生命的自信之源,應該維護的出身尊嚴!!就像有一首歌,“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土地雖貧瘠,但它養育了我,值得用信天遊來大聲歌唱她。

圖片為:與爸爸媽媽一起和奶奶的合影

更多商業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