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旦朱剛,記得的是年輕時的長相,後來也沒見過。甭管是不是系主任,一直就是個單純做學問的。現在突然被教寫文章用詞,醉了。 ​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