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是我老家山東方言里,對“兒啊”的昵稱。

七八歲時候的我,最難忘的一句話,是大伯跟我說的。那天,我在老家夯土房子的胡同里頭跑著玩,大伯突然就抓住了我,趴在我耳邊小聲說:“小兒,沒錢交學費時候,就來找大伯要。” 可能是怕被我大娘聽到吧,所以才那麼小聲。哈哈哈。但對於快因為學費而快上不了學的我,這一聲“小兒” 讓我開心了好久。這不僅僅是可以不再為那十幾塊的學費而發愁,而是感受到了大伯對我的那份心。

現在,大伯走了,因為疫情不能去送這最後一程,但大伯和他那句話,會永遠在心里,溫暖著我。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