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花]//@咆哮女郎柏邦妮:轉發微博

看了古董局中局,真是一個讓人悲欣交加的故事。

整部影片最讓我感動的是結尾處,雷佳音在雪中為爺爺和爸爸掃墓,當一切謎題揭曉,一切冤屈都洗清後,他才終於流下忍了幾十年的淚水,我看到這一幕時也鼻子發酸,因為像影片中這樣爺孫幾代人為國家民族守護珍寶的故事,在現實中也是有的。

蘇州的潘家就是如此。

潘家是蘇州望族,乾隆年間家里出了狀元,從此開啟了亨通官運,再之後,族內子弟人才輩出不斷高中,其中潘祖蔭甚至官至工部尚書軍機大臣,可謂置身帝國權力核心,而潘祖蔭給中國近代史帶來的一個最大影響,在於他於危難時刻挺身而出保護過一個人,此人的名字叫左宗棠,而為了報答救命之恩,左宗棠給潘家送了一件大禮,這便是被譽為“海內三寶”之一的大盂鼎。

大盂鼎是西周青銅重器,其內部銘文記載了周康王對貴族盂的一次冊命,關於先秦時期的一些斷代、禮儀乃至官方意識形態等問題,都通過大盂鼎得到了解答,可以說,左宗棠將大盂鼎送給潘家,既是報恩,也是奉承,因為潘家學者輩出,金石收藏豐厚,只有潘家這麼深的積澱才配收藏這件重器,才足以讓江湖服氣。

然而,辛亥之後,潘家境遇急轉直下,各路不懷好意的覬覦者蠢蠢欲動,為遠離風波,潘家舉族遷回蘇州,大盂鼎也隨之南下,動蕩時局中,為保護家族幾代人的金石收藏,潘家長輩立下了“謹守護持,絕不示人”的祖訓,而正是這祖訓,讓大盂鼎安然度過了北洋時期的一系列動蕩。

再之後,潘家血脈凋零,家族全部財產都托付到了一位女士潘達於身上,潘達於本姓丁,嫁入潘家後三個月,其夫去世,於是改了姓的她成為了潘家最後的守望。

1937年,日寇進犯,潘達於為了守護家族財產,將大盂鼎祕密埋入房間地板下,祕不示人,然而,得到情報的日軍卻一再地登門糾纏,威逼利誘,頻繁時,甚至一日上門七次,今天的我們恐怕難以想見潘女士當時承受的恐怖,要知道,她被糾纏時,正值南京暴行發生前後,日軍已經展現出歇斯底里的猙獰和瘋狂,而一個無依無靠的女子在這種彌漫著濃郁血腥味的恐懼之中沒有絲毫屈服,最終,大盂鼎這件先秦重器得以保全。

解放後,守護了大盂鼎近30年的潘達於女士認為,這件民族瑰寶是時候移交給它真正的主人了,於是,潘女士給華東軍政委員會寫了信,將包括大盂鼎在內的諸多文物移交給了人民政府,今天,大家如果去國家博物館,還能見到大盂鼎這件蘇州望族守護了三代的珍寶。

全片結尾處,當主角許願追憶自己的父親和爺爺時,有句台詞說,當年許家人正是因為“外有日寇,內有盜匪”,所以才決心挺身而出為國護寶,而當這段台詞在影院中響起時,我真想對身邊的觀眾說,銀幕中這故事雖然是虛構的,但在日寇和盜匪的威逼中,曾經挺身而出的那些身影卻是真的。

對於摯愛著文物並深深懂得其價值的家族來說,這些文物凝聚的曆史和恩怨太過厚重,遠非一家一姓之力可以托舉,歲月激蕩中,家族幾代的親身經曆告訴了這些文物的主人,能真正擁有力量安頓這些至寶的,只有“人民”兩字。

#古董局中局電影照進現實#

ñ1.2萬
544
2583

更多香港明星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