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痛還是上癮?以令人心碎的故事揭示美國止痛類藥物汎濫的真相】

醫生開的處方,怎麼會跟海洛因和死人扯上關系呢?
接受了最好的戒毒治療怎麼還戒不掉呢?
止痛藥依賴怎麼會讓海洛因趁機進入主流社會?
橄欖球運動怎麼成了通往阿片類藥物成癮的大門?
這一次,癮君子幾乎都是白人!
死於藥物過量的人多過死於車禍的人!

今天老康給大家分享的這本由上海譯文出版的《夢癮》會告訴你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服用止痛藥在現代社會是家常便飯。對於非致癮性止痛藥的研究,美國藥物依賴問題委員會1928年一成立便視為己任。然而,有醫生認為“患者很少成癮”,此言1980年代初經權威的《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發表,令醫藥界興奮不已。

1996年,普渡制藥推出新型止痛藥奧施康定。公司開展大規模營銷,不僅大做廣告,還招募大量銷售人員對醫生采取盯人戰術,送禮、支付度假費用,還出資贊助醫學研討會。而1999年疼痛被醫療認證機構定為第五大生命體徵,以及官方報告稱疼痛沒有得到充分治療,更是推波助瀾。於是,處方開具無度,造成患者的藥物依賴。

奧施康定效果神奇且有不同劑型,價格卻過高,一些成癮者便利用醫保以及各州的法律差異獲取藥物,以販養服,或者幹脆改用毒品。

同期,懷著發財夢的墨西哥年輕人帶著廉價且後勁大的黑焦油海洛因源源不斷地湧入,他們以加州等地的拉美人社區為基地,以白人富人為目標,建立起隱蔽而強大的零售網,使得買毒品可以像點外賣一樣方便。

就這樣,毒品經由止痛藥開辟的途徑進入美國主流社會,這一次,癮君子幾乎都是白人。2000年、2006年,美國緝毒署兩次開展行動打擊黑焦油海洛因,但死於藥物過量的人數仍然居高不下,甚至超過了車禍的死亡人數。

本書作者山姆•昆諾斯曾是《洛杉磯時報》墨西哥緝毒戰報道組的記者,他從“藍領之城”朴茨茅斯追蹤到墨西哥小鎮,採訪了年輕毒販、制藥業人士、緝毒署特工、痛失子女的父母以及沉迷藥物的中產階級年輕人,以令人心碎的故事揭示了止痛藥及毒品對於當代美國社會及其核心價值觀的腐蝕。#v光計劃##我的好書分享##薦書##好書推薦##書單推薦##寶藏好書種草計劃##潮流生活##首席知識官##好書分享##內行人才知道#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