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永誼:東北軍旅長何柱國回憶:9月12日,蔣介石乘專車來石家莊,張學良自北平乘專車前去,二人在專車上晤談。當時何駐防石家莊,擔任其二人會晤之外圍警戒。會晤後,張氏告何:日軍可能要在東北動手,蔣氏要求張嚴令東北全軍,凡遇到日軍進攻,一律不准抵抗。如果我們回擊了,事情就不好辦了。

對于外部勢力的侵略行為,直到今天還有人主張以退讓換取“和平”,把曆史上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的教訓拋到九霄雲外。我們不妨回顧一下九一八事變的經過,看一看一味退讓會帶來什麼後果。
9.18事變是日本全面侵華戰爭的開始,也是蔣介石政府“不抵抗”政策的直接結果。其實曆史本來可以有另一種寫法,因為在當時,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都反對關東軍在東北采取行動。九一八事變前,日本裕仁天皇獲悉關東軍的行動計劃後,于1931年9月11日召見陸相南次郎,明確表示反對。九一八事變發生時,參謀總長金谷范三請求裕仁天皇補發駐朝日軍出兵東北的敕令,也遭到裕仁的拒絕。即使在九一八事變發生幾天之後的9月23日,裕仁又再次召見南次郎,命令軍隊立即撤回原住地。
當時的日本民政黨政府對于軍部的戰爭宣傳也發表聲明予以批評,幣原外相甚至直接警告南次郎不要輕舉妄動。在天皇和政府的雙重壓力下,南次郎派遣特使赴東北命令關東軍停止行動。
當時中日雙方在東北的軍力對比也不利于日軍展開行動,當時日軍只有關東軍第二師團和鐵路守備隊,加上警察部隊,總共只有二萬余人。而中國駐守遼寧一省的正規軍就有17萬,加上吉林和黑龍江的駐軍,總數達三十萬人以上。東北軍的武器裝備也很強悍,光是損失的武器就有:飛機262架,大炮3091門,戰車26輛,機關槍5864挺……就連日本關東軍也對取得勝利沒有把握,可以說,九一八事變就是少數少壯派軍人的一場豪賭,如果中國軍隊在事變之初奮起反抗,事情很可能是另外一個結果。
但曆史沒有“如果”,東北軍的放棄抵抗,導致在很短時間內,東三省全部淪陷,面對如此“輝煌”的戰績,裕仁天皇的態度發生180度逆轉,他以最高統帥的身份表彰了關東軍的“卓越功勳”,對之大加贊賞。民政黨內閣因此倒台,繼任內閣發表了“應與軍部協力,積極解決滿蒙問題”的聲明。貴族院和眾議院分別以全票通過決議,對日本侵華日軍的“功勳致以最大的敬意”。輿論界對軍部的批評頓時偃旂息鼓,支持軍隊的信函如雪片飛來,志願者要求參軍的血書塞滿了陸軍大臣的抽屜。底層民眾也把對外侵略當成是擺脫苦難的途徑。
九一八事變的意外成功,大大刺激了日本全國上下的擴張欲望,這才有了後面的盧溝橋事變、淞滬會戰、南京大屠殺……事實證明,在強盜面前,退讓是不會換來和平的,只能進一步刺激侵略者的胃口,除此之外,不會有其他的結果。

ñ495
136
172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