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微博

與朋友們說起鋼琴王子的殞落,有朋友轉述一位老教授的話“少年得志就是老年喪子”,我們幾個聽者還真覺有些道理。
不禁想起我那麼那麼喜愛的,被稱為“魔鬼天才”的小提琴家李傳韻。

第一次聽他的帕格尼尼,我的心就幾乎從胸腔里跳出來了,淚水奪眶而出。波濤洶湧的海面,遼闊無垠的荒野,萬馬奔騰的草原,瞬息萬變的閃電…以及一切與此相關的語言,這是個多麼熱烈,多麼閃耀的靈魂啊!帕格尼尼在地下若是聽到了也會微笑吧!
而那個11歲就獲得國際小提琴比賽世界冠軍並刷新賽事紀錄的天才少年,也漸漸的湮沒無聲了。
一如曆史上那麼多年少成名的天才,李傳韻也不諳世故,性格孤僻,不善交際,情緒化到在舞台上也每每崩潰。

同行和一些樂迷也不喜歡他,說他太過張狂甚至炫技。的確,興之所至,他常常擅自改了作曲家的曲子,哪怕是膾炙人口的世界名曲。但那是出於一個天才對音樂的獨有理解啊!出於骨子里的狂熱啊!我從不覺得他是出於炫技,他只是在抒發他內心狂潮一般的激情,讓生命的熱力透過每一個音符鏗鏘有力的揮灑出來。那是他自己,不一樣的閃電,不一樣的煙火,他肆意的表達,酣暢而奇絕,每每感到得我不能言語——同樣喜歡他的人才懂得,那是何等眼含淚花的欣喜。

然而,漸漸的沒有同行再喜歡和他合作,究其實際,難道不是因為任何人在他的身邊,都會被掩蓋了光芒?
他的新聞也漸漸都是些負面消息:崩潰、失控、被邊緣化。
時至今日我已不太敢聽他的琴聲,那種心痛和無力,倘若有著時代的鴻溝,還能緩衝下去,然而同時同代人,眼看著他繼續曆史上那麼多天才的命運,心下實在傷痛。
所以我還是那句:繆斯太過殘酷,總是要那些最美的獻祭。
哎!

ñ242
52
84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