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曾阿牛://@來去之間: //@朱毅:三線廠礦子弟看了會流淚[淚]

前兩天偶然在微博的評論中看到有個粉絲講說道,他的父母在一個廠子里生產羰基鎳粉,幹了一輩子,直到廠子破產也不知道這東西是幹嘛用的。

正好我知道,今天抽空說一說。

羰基鎳粉這四個字一下子把我的思緒拉進了川北深山里一處世外桃源——養馬峽。

羰基鎳粉是一種金屬有機化合物,它加熱到一定溫度時會分解變成鎳,鎳就會沉積在周圍的環境中,形成鎳的鍍層。

核武器中會用到一種特殊的材料,這種材料的名字這里就不具體說了。只能告訴大家這種材料的性質極為特殊 ,化學性質也很活潑,遇到水會反應,遇到氧會反應,遇到氫還是要反應。因此我們需要在它的表面鍍上一層鎳,將它保護起來,避免它與空氣中的水氧接觸造成腐蝕。羰基鎳粉就是製造這種凃層最重要的原材料。

1965年4月,周恩來總理親自帶人坐著直升機,在四川的龍門山脈中選擇了一個偏僻無人的峽谷,建立了亞洲最大的羰基鎳粉生產基地,專門為中國的核武器提供羰基鎳粉,這就是654廠。早先該廠隸屬冶金工業部,後來的劃歸核工業部,改稱857廠。鼎盛時期,該廠職工有7000余人,不乏來自清華大學,北京鋼鐵學院等高校的專家和優秀畢業生,加上家屬足有2萬人。廠區內建有醫院,學校,有自己的公安局,法院,各類生活設施應有盡有,就像是一個小鎮。職工們笑稱,一個人從生到死都不用走出廠區。

建廠之後的857廠也曾經曆過輝煌,他們為中國戰略核威懾力量的建設和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但是當時間來到上世紀80年代,形勢陡變,中國的核武器更新換代了,防腐蝕采用了更先進的工藝,再也不需要羰基鎳粉了。

857廠逐漸減產,直到最後停產,他們失去了市場,也就失去了收入來源,日子過得日益窘迫。他們也曾想過進軍民用市場,但是遠在深山的廠址成為沉重的負擔,多出來的運輸成本使得他們的產品在民用市場上毫無競爭力。他們也曾想搬出深山,但是羰基鎳粉的生產作為一種高能耗,高汙染,高生產風險的企業,沒有地方願意接收。

日子一天天過去,廠子開不了工也開不出工資,能離開的人都離開了,到最後857廠竟然連廠長都選不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年輕的大學生入職了北京核工業部,他在工作中偶爾了解到857廠的現狀,主動向領導請纓,願意當857廠的廠長,接手這個爛攤子。領導大為驚訝,要知道那個時代,核工業部的大學生也是稀缺人才,只要他願意留在北京,將來一定前途無量,何苦一定要遠赴四川深山,跳進一個毫無希望的深坑里去呢?

大學生立下軍令狀,慨然表示:我願用三年時間讓這個廠扭虧為盈,要是做不到,我就提頭來見。嗯,很多年後,中國也有人說出了類似的話。

領導狀其志,答應了他的要求,並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給予了最大的支持。

但小夥子還是太年輕。他不知道大學課本中的知識與生產實踐之間有著巨大鴻溝。他不知道棍棒打不死經濟規律。他不知道幾千人的職工隊伍其實也是幾千張要吃飯的口。他不知道所謂一腔熱血在社會現實面前毫無價值。857廠積重難返,非人力所能挽回。只能一步步走向破產的最終宿命。

年輕的廠長眼看無力回天,選擇親手結束自己的生命。

他兌現了當初在領導面前許下的承諾。

2003年,857廠終於政策性關閉。2008年汶川地震後,所有人員遷出,廠房,宿舍,辦公樓,任其毀壞,一片荒涼。

被時代拋棄的時候,沒有人會在意你曾經立過多大的功勞,有多麼的輝煌。

大浪淘沙,真金只是少數,更多的人,是塵埃。

自聽到這個故事以後,常常會有一個稚氣未脫的少年入我夢中。

領導問他,你何苦要淌這趟渾水?

他說:我願用三年時間讓這個廠扭虧為盈。

如果做不到呢?

那我就提頭來見。

我想阻止他,卻說不出話。最後我喃喃對自己說:帶上我吧,我跟你一起去。

前些日子我去參加展會,看到有個名叫核寶的廠在推銷納米鎳粉。我一看廠址在四川江油,心中感慨,857廠以另外一種形式重生了。他們沒有忘記自己的出身,在新的廠名中嵌入了一個"核"字。

我衷心地祝福他們能有一個光明的前途。

ñ2.6萬
1108
8363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