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聲說話
作者:史比思 [瑞士]

在密室里,讓我們輕聲說話,
一切的生活在這里暫時休止。
桌上的座鐘還在說一些
使我們兩個心靈驚訝的事情。

這里有燈光,還有書籍,
像我們這樣卑微的人的珍寶
座鐘卻說:人應該活,應該愛,
要奮鬥,要禁得起種種打擊。

讓我們輕聲地說話,在友愛的
房間里,閑靜半開了它的花朵,
座鐘說人生是造成於
愛情與眼淚。

夢把它的明朗的眼睛
和空虛的臉轉向我們。
時間在行進,時間在逝去,
啊,怎禁得這人生鬥爭的紛擾……

施蟄存 譯
選自《域外詩抄》,北方文藝出版社
- 關於作者 -

史比思(Henry Spiess 1876—1940),出生在日內瓦,1901年開始在報紙上發表詩歌,並為La Suisse和Journal de Genève撰寫每周專欄。他的詩歌一直在尋找催生詩意時刻的事件。

圖片
噓,輕點
「留言」:讓自己放松的地方

“我留住的時光,
我失去的時光,
長大成人、如同女兒、
不再需要我雙臂懷抱如港灣的時光”

時間是什麼?

既是一個物理概念,也是一個哲學概念。時間滲透在我們的日常生活里,無時無刻不在,既熟悉,又使我們困於它的糾纏。

如同一團說不清道不明的陰影,時間將你拉進它的黑暗和幽深,無法逃脫,只能不斷和它對抗,又不斷被它推擠著往前走。

圖片

每個人體內似乎都裝有一個鐘表。年紀還小時,對於自己想要什麼有一種莫名的執著和衝動,只覺得時間好慢,總想著把它撥快些。

然而一旦過了某個年齡段,開始愈加感受到時間的流逝,常常不自覺地陷入迷茫和焦慮。

鄭愁予在詩里寫“七月來了,七月去了……/七月遺下我們/八月來了”,字里行間,流露出宿命式的悲傷。

“憑海臨風的亭子、樹影婆娑的街道、鳥鳴清脆的清晨……”,就像是一種儀式,日常生活里,我們試圖記錄下一些美好的時刻,以此作為抵抗時間的方式,“給忙碌生活中永無休止的攪擾按下暫停。”

正如船後的波紋,劃過後才覺得美麗。許多時刻,或許也要事過境遷之後,才懂得它的意義。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