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國虹:通讀了兩遍,發覺“吃了好幾頓油爆爆的回鍋肉”才是重點。

很久很久以前,46年前,我在生產隊當知青,那一年,正好反擊右傾翻案風,公社要成立一支宣傳隊。王隊長問我:樊哥哥,我看你喜歡唱歌,還會不會整“響器”哎?我默了一下,知道好事來了,好夥食來了,於是趕緊說:會,會,會,當然會整響器。王隊長問:會啥子響器嘛?我答:笛子、二胡都可以(真會一點,自己瞎撥弄的,未有拜師,未看教材,勉強整響成調而已)。王隊長說:聽公社說,要大一些的響器才得行,要洋氣的。我說:洋氣的,沒問題呀,手風琴夠洋氣了吧?(其實,完全是扯蛋的,讀書時瞎拉過媽媽單位工會的手風琴,說是手風琴,實際上只有八個貝司,滴滴大的迷你手風琴)於是……混進去了,集中在公社場鎮創作、排練,然後,到各生產隊去巡回演出,吃了好幾頓油爆爆的回鍋肉,同學們又聚在了一起(含女同學),好愉快喲!好殺癮喲!!
好在,那時公社宣傳隊要求不高,響器嘛,只要你樊知青能把他弄響,響聲越大越好!不求最好,只求最響!!!

後來,王隊長後悔了,說不該推薦我去宣傳隊,說我脫離生產勞動,掙了不少“粑粑工分”(唱歌跳舞掙來的“軟”工分,被農民稱之為“粑粑”工分),沒有好好的接受貧下中農的改造雲雲……那都是後話了。

ñ835
242
90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