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銘:我們家對門的馬連良夫人碰面都是舊時的稱呼“大少爺小少爺”的,有時缺個醬油少個醋的兩家也相互借用。有一次梅蘭芳的夫人來訪,看到馬老太太生活困難就把她接到梅家生活……

#曆史# 《北京和平里的“黑幫樓”》,作者的父親周仁山,1967年初任西□自治區黨委代理第一書記,“文革”中遭迫害(已平反)。

作者寫道:……西□駐京辦事處通知我們馬上搬家去朝陽區和平里,規定只能帶七張單人床,三個桌子,七個板凳兒。我和海寧哥騎著自行車按照地址找到和平里1區5號樓。然後借了兩個平板車把家里的東西整理好裝到車上,我們兄弟四個用兩天時間,把生活用品和簡單的家俱搬到和平里,艱難地從1樓搬到4樓那個小三居簡易房,總面積大概40多平米,小小的廚房只有2平米左右,廁所在樓道里,從此我們在這里開始了新的生活。

我們搬來的前後那段時間,同樓里已經陸續住了不少被打倒的老幹部和社會知名人士的家屬。賀□元帥家在一單元501號,據賀□女兒賀曉明回憶,1967年11月中旬,總參管理局用一輛大卡車連人帶箱子,將他們從北京東交民巷8號院,拉到了和平里五號樓。鐵道部部長呂正操上將家在樓下101號,我們家住二單元401號。同層對面的單元403號,住著京劇大師馬連良一家。馬先生於1966年文革初期開始挨鬥,幾個月後病重卻得不到醫治,於12月13日含怨去世,其老伴和兒孫一家擠在不到30平米的兩居室內。由於房間雜物多,她家把幾件舍不得扔掉的舊家具擠掛在樓梯間的公共廁所里。這是一個很狹長的樓,東西方向有十二個單元,東面的十一單元501號住有副總理烏蘭夫家,301號是副委員長林楓家。

那個時候,當權派都被打成黑幫,不是進了監獄就是不知去向,樓里基本上只有所謂的黑幫子女住在家里,而社會上不少無家可歸的幹部子女也經常來這里“刷夜”(過夜)和“蹭飯”(吃飯)。有一次,一夥社會青年到一單元呂正操家與呂的兒子呂彤欣打架,更是引起派出所和居委會的注意,社會上流傳的“黑幫樓”就是這個和平里一區五號樓,一時間名聲遠揚。http://t.cn/A6x61VOv

ñ32
5
36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