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銘:寫得不錯,又看了一遍。//@六耳孫: 看到#你為什麼會留在深圳#這個tag,想起去年的寫的這條長微博,關於我為什麼會留在深圳。

20年前的今天,2000年6月19日,我來到了深圳。從此,就在這個城市扎了根兒。

2000年我來到深圳時,恰逢深圳特區成立20周年,事先並不知此事的我,一來到這里,就沉浸在一種積極樂觀、舉城振奮的氣氛中。並且從媒體連篇累牘的報道中,得以了解到此前並不知曉的,這座城市的許多細節。

到今年,又趕上了深圳40歲的生日。20年過去了,我人生中最黃金的歲月,已經與這座城市緊緊交融在一起。在這里,我有了自己的事業和家庭,有了人生中最豐富的的一段體驗。這里是我的第二故鄉,她的每一點進步,每一次創新,她的每一個積極進取的姿態,也都是我的驕傲,我很自豪自己身處其中。

因為工作關系,我經常出差到國內不同城市,能夠以暫時抽離的姿態來體會深圳。記得早在8年前,我就曾在微博上寫到:“深圳是這樣一個城市——當你每天生活、工作在這里,你也會有許多對她的不滿,你也會抱怨她的擁擠、她的匆忙,抱怨她的治安、她的冷漠……但當你出差或旅遊離開一段時間再回來,當你走出機場或火車站,行駛在回家的路上,你的心里就會不由自主地說:還是深圳好。”

是的,深圳就是這樣的一個城市,我對她的這份感情,從20年前就開始了。有幾個在我腦海中留下深深印記的場景,可以視為開啟我對這座城市那種特別情感的鑰匙。

場景一:2000年我剛來到深圳時,住在蓮花山附近,所以時常會去蓮花山逛逛,登上山頂。恰好在這一年,蓮花山頂的鄧小平塑像落成。每次來到山頂的鄧小平塑像廣場,都能看到來獻花的市民。而且,看得出,這不是有組織的團體行為,而真正是市民的自發行為。尤其是經常能看到一家人——甚至是三代同行——站在鄧公的塑像前,獻花,並鞠躬致意。

那時在周末還會有人帶著樂器上山,在這小廣場上演奏。一次,我見到一群帶著各種不同樂器的人,自然而然地聚到了一起,有人站出來提議道:“我們一起演奏一首《走進新時代》好不好?”大家積極響應,簡單調試後樂器就協調起來,隨之大家也一齊唱起來。更多的人不斷加入進歌唱,聲音越來越大,大家沒有拘束沒有忸怩,皆放聲高歌,那種發自內心的熱情和孜孜的神情,至今我仍然曆曆在目。

就是在鄧公的塑像前,我被這座城市的人民對這位偉人發自內心的情感深深觸動。當時我在寫給內地朋友的郵件里提到這一幕,提到這些自發獻花的市民,提到大家發自內心的歌唱,並提到這就是我為什麼喜歡這個城市並願意留在這里。盡管那時深圳常常被稱為“文化沙漠”,但我那時就知道了,深圳是一個有自己獨特精神的城市,這種精神,讓她卓然而立,英姿勃發。

場景二:剛來深圳時,一個朋友在景田北新買了套房子,要做個簡單的裝修。我那時還沒急著找工作,比較閑,在幫他盯裝修的過程中就跟裝修工打了不少交道。

這個裝修隊的“包工頭”是湖北黃岡人,年紀輕輕時來深圳打工,做裝修工,慢慢熟悉了這一工作後,就拉了幾個老鄉出來自己做了。這樣幹了有幾年,已經在深圳娶了老婆生了兒子,租住著一套寬敞的房子。雖然平時也跟工人一起幹活兒,一起吃便宜的快餐,看不出來是個“老板”,但他活得樂觀自在,也很滿意自己的生活。

另一次,是這個朋友想把一組沙發翻新,換個新皮。操作起來很簡單,買一張深圳特區報,在密密麻麻的分類廣告里找到翻修沙發的訊息,打電話約好時間師傅就上門來了。

我跟翻修沙發的小夥子聊天,得知他是江西人,只有22歲,前幾年來深圳在家具廠打工,熟悉了家具製造維修後,也是幾個一起出來自己做了。生意從何而來?主要是靠在報紙上打分類廣告。50元發一條,就能來幾單生意,像我們這一單是收費500元。這樣的生意模式很不錯了。

這兩位兄弟讓我想起在哈爾濱,在一些路口、橋頭,每天早上都站了一排人,手里提著刷子、錘子等各種工具。他們是工廠下崗的工人,每天站在這里等著被來找裝修工的人挑選。他們大多沒有什麼更精細的技術,只能做些刮大白、砸牆這些力氣活兒。他們被市民稱為“戳大崗”的,這是一種帶有蔑視的稱呼。他們沒有更多訊息渠道,只能每天站在橋頭等著人來,希望自己被選到。

兩相一對比,就看出了深圳的優勢與活力。深圳是一個讓最普通的人也能去追求自己夢想的城市,她把機會擺在每一個人的面前,只要你能抓住,你就會看到一個廣闊的天地。而暢順的市場通路、發達的訊息媒介、完備的商業規則,就是你在這個廣闊天地里實現夢想的動力和保障。

場景三:我來到深圳時恰逢深圳特區20歲生日,所以在深圳的各大媒體上充滿了各種關於深圳的報道、文章,讓我得以一個新入者的身份在更深層面上了解到這個城市。有些了解,讓我醍醐灌頂豁然開朗。其中,印象尤深的,是有天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對袁庚先生的專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關他的詳細訊息。

從袁庚先生的訪談中,我了解到許多深圳的過往。從南海邊劃的那個圈,到對固有體制努力而艱難的撬動,到對國人在觀念上的衝擊,以及由此引發的巨大爭議,到每一次重要關頭的堅執和擔當……從袁庚先生的言談之中,即可看得出這是一位性格開朗、觀念開放、富有開拓精神的探路者。他的思維與觀念,以及在創新目標下的執行力,都超出了那個時代好多。

在訪談後的記者附記中有個很有意思的細節:時年82歲的袁庚先生,生活一點兒也不落伍,每天都要上網,還喜歡上網聊天呢(那是2000年,網路遠沒有今天這麼普及)。而且,在訪談結束後,記者要告辭了,袁庚先生還執意要請她去泡吧……這個有趣的情節只是個採訪的花絮,我卻從中看出深圳那種銳意開拓進取精神的底色。

有了袁庚這樣一位行事不落窠臼、不循規蹈矩的開路者、奠基人,就有了“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這樣在當年驚世駭俗的口號,就有了深圳引以為傲的“拓荒牛”精神,就有了深圳一直向前飛奔的姿態。這些,不正是造就了今日深圳能夠深深吸引我們打動我們讓我們為之驕傲的魅力所在嗎。

這只是留存在我個人記憶中的幾個小片段。我認為,相比那些風風光光的潮頭人物和轟轟烈烈的成功故事,普通個體在一個城市走過的軌跡,與這個城市共同成長的經曆,跟這個城市在情感上的共融精神上的溝通,可能更能代表這個城市的精神和氣質。尤其是,這個城市給了我們夢想,以及實現夢想的推動力。

這是深圳的獨特魅力,身在其中,與有榮焉。

ñ201
55
150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