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揖][握手]//@仁者愛人民:這個不錯,應該都弄出來

《但照榮·回憶錄》第二本第十篇

我們住下後,印象是山上沒有樹,地上沒有草,周圍無百姓,吃水往黃河跑。通過幾天的休息,我們身體很好。
我們是一九五三年八月二十四日到蘭州空軍幹部學校的,我們大隊為二大隊,校部還有一大隊和三大隊。
九月一日開始每個人寫自傳,我將自己從小到參軍來蘭州都寫了。其中在社會關系中,談到我有一個姐姐在四川省井研縣開一個面館,由於生意好,在四九年剛解放前,買了幾畝地,解放後劃為地主,由於解放後退賠好,叫開明地主。這一下班長批評我,天下烏鴉一般黑,哪有開明地主,這是美化地主。我聽後就後悔不應當來參軍,哪有不懂政策的解放軍官員,真氣死人。中隊長和指導員找我談,我把我的看法講了,開明地主是姐,雖然買了地,沒有收一粒稻子,反而地給農民,還給農民一部分錢,所以公開定為開明地主的。我姐已於今年六月份病故了等等,我家是上無一片瓦,下無立足之地,太窮了。

ñ109
16
18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