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複@howhow林Xx:[作揖]//@howhow林Xx:看但總發這篇回憶很是感慨,我姥爺也是年輕時候在蘭州當兵,小時候聽故事記不清一直以為是青海,後來到了蘭州跟我媽打電話提醒起來,陰差陽錯也算經過了姥爺的青春歲月。

《但照榮·回憶錄》第二本第十二篇

我們部隊駐在飛機場後面山腳下,每周必須去蘭州市內洗澡。蘭州在中國地圖上是中間地帶,本應當是山青綠水的好地方,而很窮。外地人在這里做生意或幫工的多。從部隊順山往西走三公里是火車站,一路上黃土地,幾個燒磚窯,外地人都住在山窯洞里(四川人,河南人,河北人,陝西人,山西人等),也見不到房子,到處是牛糞馬糞。市內幾條街很簡陋,見很多女同志,其中有大姑娘身穿黑衣,頭戴黑帽,將黑布放下,中間兩只眼睛,這是蘭州回民風俗。有的很年輕,還是小腳,後來我們調到開封也見有,但是很少。
我們幾人去一家澡堂洗澡,票價貳角一個池子,也有一角的大池子。我們幾人洗完澡出來穿衣服時,有一位戰友的帽徽和胸章沒有了。胸章是四方塊布,印有中國人民解放軍,找老板,他講不知道,我們只好回部隊告訴領導。
看豫劇,我第一次在蘭州豫劇院看戲,票價三角,能聽懂。第二次又去看戲,三個人看的,是山西梆子,這一下聽不懂了,但是音樂很好聽。一九五四年春節前去看電影,小二黑結婚,不錯,幾人看完後回家還在講新社會與舊中國不一樣,舊中國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女同志太苦了。
由於這天太晚,中午飯趕不上了,在外面吃麵條。四川人吃辣椒,老板講肉絲面,行,請多放辣椒。不久後,碗面來了,沒有辣椒,是羊肉絲的,有的同志不吃,還給老板講要吃豬肉的,老板見是解放軍也不敢多說,不吃可退錢。我們回部隊後,把吃麵條的事告訴班長,班長大笑說,蘭州很少有豬肉絲麵條,因為他們是回民不吃豬肉,從此部隊才對我們進行民族風俗教育。 http://t.cn/z8XuTo6

ñ56
8
10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