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照榮·回憶錄》第二本第十六篇

一天,我們在駐地的房前玩 ,突然開來三輛吉普車,下車人直到大隊部,大隊長出來接他們。這是一個星期天下午六點鐘,這十來人去炊事班炒菜的房內,叫出來一個人,又到蒸饃班里叫出來兩個人,用手銬將三人銬住上車走了。
不久,文化教員馬老師給我們講抓走這三人的故事。從地圖上看,蘭州是中國中心,也是西北的重要城市,由於是黃土高原,空氣稀薄,特別幹燥。我們去蘭州後,每天得喝兩壺水,第二是流鼻血。山上,蘭州大地無樹無草,種莊稼必須放石子墊地,不然缺水禾苗不長,西瓜結果後必須放在石子上長。生活很苦,物價比外地貴多了。所以外來蘭州的各式各樣的人物多,一般是幫工,做小生意、賣小吃的、推水賣的,他們都住在山洞里。解放後又來了不少逃亡地主、國民黨軍官,各種犯罪分子,所以蘭州特別亂。在蒸饃的兩人中,一人是國民黨師長,一個是團長,下面炒菜的也是團長。這位師長是在解放東北在遼沈戰役中大腿負傷逃跑的,他來到蘭州已一年多了,來後經介紹到空軍學校幫工,我們大隊從四川要來你們時,他才由一大隊來這里,一天去市內洗澡,發現他左腿上有刺刀傷,所以確認他是那個逃跑的師長,這兩個團長與他不是一個部隊。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