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照榮·回憶錄》第二本第四篇

老鄉在我們這里玩時講道,向西不遠處的地方,有一個石洞,經常冒水,洞內還有石魚。我倆下午往西南走,一里多路,找到一個石洞,洞挺大,直徑一點五米,冒出來的水量也很大,形成一條小河。洞口有不少魚在遊動,離洞口兩米多處,水溫在零度左右,這就叫山高水高。沒有幾天,我倆在十字路口買到幾斤石魚,魚長二十公分,寬五公分,頭小像蓮魚頭,身上無磷。賣魚人講,在煎魚時不用油,石魚自己出油。我們將魚破肚,煎魚時放了一點油,煎時間長一點兒,出了不少油。魚味很香,並且只有一根獨刺。
老鄉來玩時也講道,解放時,這個村方圓二十里路,生活困難,沒辦法,有搶人事件,凡是搶過人的戶占百分之九十九,近年來經過整頓後好多了。
我們在這里的任務完成了,回樂山,過鐵鏈子橋,又是大多數人的恐懼。鐵索橋是用兩根鐵鏈子連在兩山之間,上面鋪木板,兩邊有粗繩當扶手,過鐵索橋時,必須擺動有節制,如亂擺動,你在上面就走不成,過橋時多三人,距離要一米外一人。由於山路不好走,過橋時間長,下午三點到峨眉山下報國寺,今天我們是最後了,有一輛軍用十輪卡車在等我們上車回樂山。
沒有幾天七月底,上級來命令叫我們到河對岸去駐。我們下午就過河,在河邊空房子,十幾間大房子住下,菜去鼻子街買。沒有幾天,我母親從老家來了,她是專門來看我的,她先到樂山軍分區,然後送她來的。母親來後給我講:我姐因生小孩動手術後感染而死了,使我萬分悲痛。我的命真苦,只有一個親姐姐也死了,太苦了。母親住了二十天,因我們又要離開這里,部隊給路費,母親走了。我們搬去河對面的原因是志願軍入朝鮮呢。八月十幾號,河對岸樂山,到處放炮,汽車不斷地往成都方向開去,才知道志願軍走了,他們去什麼地方不知道。領導集合我們全體人員,他講:由於停戰,美國仍然搞侵界、部隊去朝鮮準備打仗等等。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