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複@因微致潤:[握手]//@因微致潤:日記中常出現”同志“這個詞,我想當時在老爺子正青春熱血的年紀里對之理解的應該如”親人”般溫暖、親近。這體會是我輩不能感受之深刻吧。

《但照榮·回憶錄》第二本第二十二篇

二十日打好背包去校部集合,臨時住在一大隊,第三天用汽車送我們去火車站,天下大雨,我們在火車站等了一上午,結果是往東去的火車停開,因道路被水衝破。我們又乘汽車回來。住了一個星期也走不了。領導決定乘汽車去西安,有人講乘汽車去西安要過一座大山,叫雪家嶺,此山很高,不好過。
一九五四年九月十日,我們從蘭州空軍幹部學校乘汽車去西安,共三輛十輪車,六十多人,由曲光同志領著我們出發往東行。第一天到達甘肅省華家嶺,從甘肅往東見到華家嶺不高,這是黃土高原順西向東下的原因,下山就高了,下山時間比上山多出三分之二。晚上到達平涼縣,我們住進一座學校,有戲台,我們住在戲台上,兩邊是教室,外面還有一個籃球場。由於又下大雨,第二天又來了兩汽車大學生,他們住在兩邊教室里,這一下活躍起來了。有唱歌的,打球的,晚上有跳舞的。白天我們是自己買飯吃,這里蘋果很多,我們買了不少蘋果,下午我們出去玩時,有一位老鄉給我們講:只要女的叫去浪一圈就是賣淫的,千萬不能去。
這天晚上,大學生們跳舞,我們圍觀,因為我們不會跳舞,有的學生與我們交談時才知,大學生們是去甘肅支邊的,他們對甘肅的任何事物都感興趣。我們將蘭州的文化、生活、住的條件、蘭州的工業等介紹給他們。第三天,我們乘汽車往東,學生們乘汽車往西行,各走一方。

ñ61
8
15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