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複@辛巴落寞:[握手]//@辛巴落寞:一路走下來,老百姓的日子,感覺還是樂山井研的日子好些。[苦澀]

《但照榮·回憶錄》第二本第二十四篇

來開封後,馬上給淑媛、淑芬寫信,也給蘭州的戰友寫信。不到一個月,我已知道我們大隊的同志調出去了不少,小潘到西安機場工作等等。
我不斷給淑媛寫信,談河南開封的風俗人情、天文地理,談到我的現狀和將來怎麼辦?也希望她在工作中幹出事業來,可惜她的文化低,給我來信少,這就是文化低的壞處。
2721部隊今年沒有訓練任務,以前的老戰士都去二十軍了,這個部隊在福建前線,也可能我們這的人員還沒有來齊?近來從朝鮮回來不少人,到這個部隊來。有老同志領著我們去東門外農村玩,農村房子小,有的一間房好幾個人,農村婦女講河南土話,雖然聽懂了,不知她指的什麼東西。看來這里農民比蘭州好一點,但是仍然很窮。不可思議的冬天快來了,女同志為什麼穿粗布裙子,等老大娘和他的小女兒送我們出來時,才發現她們穿的是大褲腳褲子,穿這種褲子一站看上去與腰一樣粗的圍裙。如果在炕上一坐,左腳可穿入右褲筒內,右腳也可穿入左褲筒內取暖。我們告別了大娘回部隊了。我在這個單位只有一個月就調我去司令部防化班,當化學兵。
我們化學班的任務是,給司令部站崗,還去北大門西邊的碉堡站崗。從飛機場調來譚登國當排長,他是在國民黨時當青年軍來開封的。
排長譚登國,四川人,一九四八年參加國民黨青年軍來到河南。一九四八年解放開封時,他守在開封龍亭,開封城解放了,但龍亭仍然在國民黨青年軍手中,經過苦戰才解放開封龍亭。譚登國講,解放軍用槍指著頭,他才投降,開封解放後,他被轉去外地打仗,後來這個部隊又來開封,因是學生調到機場當文書多年,來化學班一年後才提升為副班長。
進入冬天,司令部前面有幾棵大榆樹,不斷見農民來弄樹皮,開始我們不叫他(她)弄樹皮,後來領導講,他們弄回去磨面吃,說明了當時農民生活很苦。 http://t.cn/z8XuTo6

ñ86
11
17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