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照榮·回憶錄》第二本第三十七篇

一九五七年的軍事訓練又開始了,這次部隊來了東北人,沒有了來我們班的,只有偵查排分去兩人。這時,指導員賈富的老婆來了,譚登國的老婆和小姨子也來部隊玩。賈富是內蒙人,他的老婆不像蒙古人,又白還好看。譚登國的老婆開封人,土氣不好看,譚登國的丈母娘和小姨子來了,丈母娘年輕,小姨子漂亮,還開玩笑,把譚登國的小姨子嫁給張國旂。
由於女人經常來部隊,對戰士思想影響大,特別是我們要複原的戰士影響更大。我們在部隊當兵四年時間已過,應當複原去過老百姓生活了,在部隊不是長久之事,也不想在傘兵部隊,跳傘是非常危險的,死了就是這樣,不死還能為黨工作,老兵們也就不想在部隊了。有人講:在我們幾個老兵中提一個排長,誰也不想幹,光想回家。
一九五七年七、八月份,就有我們複原的消息。班長講:國防部已定下來,所有老兵複員。我們這個部隊老兵去向:東北森林防火隊,黑龍江軍墾農場,還可複員回老家。我知道這件事後,我馬上給四川省井研縣工會,工會主席余明之寫信,說明我要複員回井研縣了。不久收到縣工會回收,歡迎我回家鄉,參加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這下我的心穩定了,縣工會還是要我的,很想早點回去幹番事業。
當時老兵在部隊工作思想非常亂,加之我的入黨問題沒有解決,一個班只有我一人寫申請,複員回老家。這時排里想留誰,誰也不幹,也知道留下來,不會幹久了,早點離開部隊為好。由於普遍存在不想幹的思想,部隊非常重視,但是老兵複員已定,也無法說服我們。一九五八年元旦後,部隊開始動員老兵複員(還有部分幹部),要去參加祖國社會主義建設。從首長到班里的動員,光講祖國需要,地方上歡迎你們去參加建設啦等等。沒有人說去什麼地方?
反正我複員回老家的決心已定,不能留部隊。這個部隊太苦,太危險了,回四川去。同志之間交談或者領導給我談話,都表示複員回四川。不知道領導在幹什麼,春節後也無複原的消息。到一九五八年二月五號,師里召開全體老兵會議,在大禮堂,政治部曾主任作報告,講大躍進的形勢,國家的需要,開封人民歡迎我們留在開封參加祖國社會主義建設。
這一下,新問題又來了,留在開封怎樣?排長和同志們交談時,也挽留我留在開封好,因為部隊近,大家在一起工作,比去其他地方好,所以全體老兵和一部分幹部,於一九五八年三月八日,來到開封市文廟街住下。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