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兒我向黑人陳建州鄭重道歉,家人的一句話給你帶來不好的困擾。我和陳建州是很好的朋友,范范也是很好的姐妹,我們並沒有因為任何價值觀和立場的問題發生過爭執。所謂的打架根本就是沒有的事。訊息不對稱導致家人的誤解。實在抱歉。再次和黑人道歉。 ​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