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偶然看到的語言學家關於非洲語言的有趣知識點

仙山上的小甲魚小二郎昨天 21:26
非洲從來沒有孕育過文明,非洲本土語言里沒有“責任”、“義務”、“道德”、“承諾”……這些表示抽象意義的詞語。

以南非祖魯語舉例,自歐洲白人殖民非洲以後,南非祖魯人發明了“義務”一詞,但是祖魯語詞典里是這麼描述的:義務就像捆住人的手腳一樣。非洲人只能理解“直觀的”、能一眼看到的東西,非洲人很難理解抽象層面的東西,而“義務”一詞的正確解釋應該是在抽象的道德層面上約束人,讓一個人必須做某種事情。

非洲人沒有“承諾”這種抽象思維層面的詞語,法國人說的很形象:非洲人“承諾”說要做什麼事情時,他的意思是“我試一試,但我不保證去做”。但是,“承諾”的本質意思是讓別人能夠預期到你的行為,所以非洲人沒有“誠信”和“誠實”文化。

非洲人有自己的語言,不過非洲人從來沒有可書寫下來的文字,於是非洲人的語言非常簡單,詞匯非常稀少,就是理解一些事物最基本的概念,比如:非洲語言里形容在一棵樹上的東西時,高級文明的語言都能形容到精確的程度——那個東西在樹幹的幾米處,但是非洲語言只能形容那個東西在“上面”還是“下面”。

轉自語言學家對非洲語言的分析。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