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的內容很多,不過夢本身並沒有邏輯性,我只記得夢到一個父親女兒死了,他說女兒留給他9顆稻種,他種了下來,全種活了。他也表示堅定為女兒複仇的決心。就是一個夢。30年前,我很多次做同一個夢,就是做飛機從空中墜落,哪怕白天想起這個夢都發抖。 ​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