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鵬1982:這個事兒上汽要負很大責任啊。南汽抓住機會買羅孚,那時候羅孚情況非常困難,價錢都談好了,技術連帶生產線全套賣。上汽硬要來搶,羅孚直接價格翻倍,還拆開了賣。南汽買到了跑車生產線,上汽高價搶了個技術資料,回頭來搞成榮威。中央拉偏架,幹脆讓上汽把南汽給吞了。

南汽集團如何走向消逝?
(先問一下,有知道南汽集團的請舉手?[笑cry]這可是暴露年齡的題目。)
技術戰略,先後失誤,導致南汽這家昔日中國七大聯營汽車集團的昆侖七子,成為唯一一家交了白旂。讀了一下《南汽六十年》,今天又碰到作者。往事輕如風,感慨意難平。

南汽本來是輕型卡車之王,自有品牌的躍進牌輕型車,獨霸武林。而在1986年引入IVECO之後,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然而,災禍就在頭頂上。

依維柯的短頭輕客,被證明並非客車主流,屬於劍走偏鋒,增長乏力;而平頭車才是方向。日本五十鈴的平頭車,各種合資公司在中國橫掃千鈞。
這導致南汽的研發方向被鎖死,10年之後,南汽依維柯仍然每年只有2萬台。而江鈴、江淮汽車,本來都是跟著南汽手下一起混的,卻借機都脫穎而出。每年7-8萬台的量,支撐它們可以輕松往轎車方向發展。而南汽,則浪費了大量的機會成本。
然後是乘用車路線,又是先天性偏心。
作為南汽的合作夥伴,菲亞特在1999年被引入。然而彼時的義大利菲亞特,已經呈現頹勢,或者說整個義大利汽車工業已經日迫西山,競爭力正在衰落。
義大利的菲亞特汽車集團,一直走社會主義國家路線,跟前蘇聯、巴西、東歐國家如羅馬尼亞都深紮根,通過合資公司賺錢很多。但是,過多地跟窮弟兄搞在一起,技術底蘊就不足。高技術的溢價能力,逐漸下降。最後長期淡出美國。

而日本汽車製造業,則選擇了在最強的美國市場去打拼,而不是在發展中國家去打拼,因此技術實力很強。盡管在東南亞滲透率也很高,但日本的技術打磨是在發達國家市場所形成。菲亞特跟南汽的合資,可以說再次讓南汽裹足不前。在發展乘用車的路線上,一開始技術底蘊就先天不足。
而在2005年收購英國羅羅旂下的名爵汽車,是這個始終找不到方向的汽車集團的最後一次機會。然而時間的指針,已經開始加速滑向黑暗之旅。中國汽車大整合,不會給弱者留下時間。
南汽的輕卡合資被搞錯方向,乘用車合資被搞丟技術。在中國汽車工業狂飆猛進的三十年,兩次如此巨大的失誤,足以讓一個汽車集團,永遠沉默。

同樣是合資策略,南汽依維柯跟上汽桑塔納,是國內引進車的兩大主角。依維柯因為路線方向而日漸消瘦帶領南汽走入歧途,而桑塔納,則一鳴驚人為上汽集團的霸主地位贏得了盆滿缽滿。這兩種車的命運,也決定了主人的命運。2007年,南汽被上汽合並。
南京空有南汽情,世上再無南汽人。#技術向心力##技術戰略史#

ñ76
16
44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