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紫劍:轉發微博

今天BBC嗶嗶的是“台灣疫情下的性工作者”。

一個31歲按摩女阿紫,因為貧困,16歲不到就入行,現在因為疫情和經濟下行的原因,成人娛樂場所遭受巨大衝擊,生活難以為繼。(解釋一下,在台灣,成人娛樂場所指有“陪侍制度”的酒店,舞廳或KTV,在台灣稱為“八大”或“特種行業”。)

阿紫生活在南部大城市,一次交易50分鐘,經酒店抽成後,她可以拿到800元新台幣(185元人民幣)。工作時間從20:00到翌日清晨,最多一天能有五名客人交易,平均一個月上班20天。最高的月收入約在8萬元新台幣左右。但扣除她母子二人的房租生活費,再還債,她還是虧本的。

請假或缺席一次,要賠償“公司”6000塊,而且還要給“公司”交押金!就算是發燒,公司都逼著阿紫上班,完全不顧她有可能感染新冠。(知道台灣萬華的疫情怎麼來的了吧?)這次疫情爆發中心的萬華區一處與情色產業有關,許多相關人士不願透露病情或前往檢測,也讓疫情蔓延迅速。

另一個40多歲的日式酒店老板小呆瓜,20多就入行,好容易現在有了自己的產業,雖然也是陪酒生意,但現在客人幾乎絕跡,每個月8萬的房租就立刻成為了負擔。“我向房東希望降店里的租金,但他跟我說,我去年都幫過你一次了,今年為何要再幫你一次?”小呆瓜在電話無奈地解釋。

“說實在,進入這一行的小姐背景很多都來自弱勢家庭,也有人是為了還債才來工作的,大家都是混一口飯吃,現在的情況是前所未有的慘。”

你問政府沒有救濟嗎?有的。阿紫表示:“我有拿到兩筆加起來1萬多的政府補助,但你問我現在是否在吃老本?我都欠債了,哪有什麼老本可以吃?”

除了臨時的“紓困金“,理論上他們還可以申請“紓困貸款”。但問題是,後者是與銀行合作,而銀行只會借錢給“信用良好”的人。但多數進入這行業的女性,許多人本身就背債或因為過去婚姻欠下的債,“哪有可能通過銀行貸款的信用審核”。
(以上摘自BBC報道)

這是一個上世紀九十年代才徹底廢除“軍中樂園”的社會,至今充斥著各種合法半合法的情色產業。一方面人們將其視為“娛樂”的需要,不肯徹底鏟除毒瘤,另一方面這些邊緣人又是整個社會歧視鏈最低的一環,底層婦女因貧困而墮入泥潭,再因身在泥潭而被歧視,很少有人會願意幫她們抗爭,更沒有人願意伸手把她們從泥潭里解救出來。整個社會都在吃她們的肉、喝她們的血,在她們被淹沒的時候袖手旁觀,再任由貧困把一波又一波的“新人”趕下泥潭去。

1935年老舍寫作《月牙兒》的時候,社會就是這樣。2021年的台灣仍舊是這樣。

惡性循環,無止無休。

ñ5502
491
261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