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是斷子絕孫最不要臉,最莫名其妙,最髒最臭,最見不得人的類型。

同性戀人士5大自相矛盾的雙標思維:

1. 高喊“包容、多元的口號”,但對同性戀行為有反對意見的人卻有極大敵意,拒絕包容與自己不同的思想,很少願意理性對話。因此,同性戀群體常是最不包容和狹隘的群體之一。也就是“你必須包容我,但是我絕對不包容你。”

2. 一方面說同性戀是天生的,在人口中比例是固定的,說同性戀不能被矯正,直男也沒法轉同。另一方面卻常為直男被“掰彎”成同性戀沾沾自喜,面對成功被矯正的同性戀案例卻視而不見。

3. 同性戀人士常要求社會必須保護他們作為“性少數的權益”,卻很少談自己的義務。比如艾滋病感染率高出異性戀幾十倍等,是否應該談一談自己在這方面的防治義務?

另外我們的微博已充分證明,同性戀LGBT運動是猶太精英和白左策動的全球文化戰爭,因此,絕非簡單的個人權益和社會問題,而是國家安全問題。證據微博:
http://t.cn/A6wKS9xc

同性戀人士可否也談一談自己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需盡的義務?

4. 同性戀人士常貶低異性戀的正常婚姻、輕視繁育後代,甚至稱其為“繁殖癌”。殊不知所有同性戀人士都是異性戀結合的結果。沒有異性戀的結合與哺育,他們也不會有機會出生、長大並去進行同性戀。

注重後代的繁衍和傳統家庭的人,會被同性戀嘲諷“那你回到動物界吧,繁殖癌”。但同性戀也稱:“同性戀行為合理,因為動物界普遍存在。” 這是自相矛盾的邏輯,究竟應不應該回到動物界,請拿定主意,不然邏輯錯亂,怎麼說都自己有理。

5. 一方面稱“存在即合理”,稱動物界同性的行為證實自己的行為合理。但當他人對同性戀存在反對和厭惡情緒時卻口誅筆伐,稱其的存在不合理,甚至欲滅之而後快。

但從進化論角度,對同性行為存在厭惡的個體更有利於其繁殖和基因被傳遞。因此,見到同性等扭曲行為被大肆宣揚,感到下意識的反感惡心,不代表狹隘、仇恨和未開化。而是一種天然進化生存反應,更加符合“存在即合理”的原則。
#猶太人[超話]##促和諧反極端##lgbt##我是同性戀##lgbtq##同性戀婚姻合法化#

ñ2951
1210
641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