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房地產領域的禍根是2015年漲價去庫存飲鴆止渴式的“妙招”導致的。當時看起來挺熱鬧,一線城市中有兩三個房價漲一倍,不少二線城市也漲一倍,小城市確實去了不少庫存,但實際庫存並沒有實質性地降下降(我記得當時庫存只降了近兩成)。伴生的負作用是居民貸款大幅增加,新增房地產貸款一下子竄到新增總量的近一半,居民消費增幅明顯下降,一線城市對95%以來的外來人關上了大門,留在當地工作的外地人成為人肉電池,用光了就要被扔出去。結婚生育的願意在現實面前明顯下降。“佛系”、“躺平”之類的詞開始流行,“喪茶”有在出售。最要命的是地產界的億萬富翁們從2008,2012,2015年至少三次地產調控變地產發動的經驗中得出王健林式的結論“清大北大不如膽子大”,於是如今恒大、華夏幸福等企業陷入困難。當然,風險是可控的,中國的宏觀當局是相儅聰明的。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