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多婊子人格,男作家多白嫖性格。

26歲的瓊瑤離婚後,做了平鑫濤的情人。有一次,林婉珍打電話懇求瓊瑤放過她丈夫,瓊瑤卻語出驚人:“我們三人一起生活不好嗎?你的三個孩子有爸爸,我的孩子也有爸爸了。如果試圖改變現狀,大家都不會幸福。”

想當年,林婉珍遇到平鑫濤的時候,他還只是一家肥料公司的小會計,而林婉珍卻是熱愛繪畫,精通四種語言的大家閨秀。她欣賞平鑫濤的才氣,不顧父母反對,執意嫁給了這個窮小子。

婚後,林婉珍先後為平鑫濤生下了三個孩子,從嬌小姐變成了賢妻良母。為了支持丈夫的事業,她還說服父母出資,幫助丈夫創辦了皇冠雜志社,並親力親為,充當雜志社的祕書、會計、客服等。

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平鑫濤飛黃騰達,雜志社慢慢步入正軌,走向成功。家庭美滿,事業有成,兩人的婚姻在當時羨煞旁人。

然而,十年後,這幸福的生活卻被另一個女人破壞了,這個人就是瓊瑤。

18歲那年,出生在書香門第的瓊瑤,愛上了43歲的國文老師蔣仁,但是這段師生戀遭到了父母的強烈反對,到頭來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她只能把思念寄情於文字。

20歲那年,瓊瑤又認識了一貧如洗的青年作者慶筠,兩人相知相戀,並在父母反對聲中登記結婚,生下了兒子陳中維。1964年,瓊瑤憑借長篇小說《窗外》大火,卻因此與丈夫產生隔閡。

因為,她把自己與初戀老師的愛情故事寫進了小說中。敏感、自命清高的丈夫醋意大發:“你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你的真愛,那麼你把我置於何地?”

從這開始,丈夫從文藝青年變成了酗酒的賭徒,兩人的婚姻走向盡頭。但是離婚後,瓊瑤並不感到孤單難過,因為她的《窗外》當時發布在皇冠雜志社,她並因此熟識了雜志社長平鑫濤。

平鑫濤文質彬彬的樣子,讓感情空窗期的瓊瑤好感倍增。平鑫濤同樣欣賞瓊瑤的才華與氣質,便邀請她到台北接受採訪,之後還被林婉珍熱情招待,卻不知自己正在引狼入室。

男人都想女人為他癡狂,平鑫濤也一樣,兩個人從朋友逐漸變成了地下情侶。瓊瑤也糾結過,但是到最後卻情難自控,為了方便見面,她幹脆把家搬到了平鑫濤夫婦家對面,美名其曰“工作方便”。

兩人熱戀期間,平鑫濤開始力推瓊瑤,那一時期爆紅文壇的言情小說有《煙雨濛濛》《幾度夕陽紅》等。而皇冠雜志社也憑借瓊瑤的人氣,雜志銷量倍增,盈利更是不斷提升。

1965年,平鑫濤為方便出版瓊瑤的小說,創辦了皇冠出版社,金錢加利益,雙方更加堅定了彼此。而這時,由於兩人小心翼翼,林婉珍還被蒙在鼓里,依舊把瓊瑤當成福星。

一天,林婉珍在書房發現了瓊瑤寫給丈夫的情書,又回想起他這段時間的魂不守舍,終於明白了一切。她試圖挽回丈夫,丈夫卻說:“你比較堅強,她比較脆弱,更需要人去呵護。”

一次,平鑫濤徹夜未歸,林婉珍忍無可忍給瓊瑤打電話,祈求道:“請你把丈夫還給我好不好?”

沒想到,瓊瑤卻挑釁地說:“你來我家把他帶回去啊!”

林婉珍生氣地問:“你就這麼喜歡破壞別人的家庭嗎?”

瓊瑤理所當然地說:“是他追我在先,保持現狀不好嗎?這樣你的三個孩子有爸爸,我的孩子也有爸爸了。如果試圖改變,大家都不會幸福。”

林婉珍傷心不已,卻依然沒有動離婚的念頭,雖然丈夫的心一去不回,可是為了孩子,她還想再忍耐幾年。直到1976年,小兒子考入高中,兩人協議離婚,21年的婚姻就此結束。

之後,瓊瑤如願嫁給了平鑫濤,婚後琴瑟和鳴。只是在作品上,瓊瑤開始醜化原配,寫盡第三者的心酸曲折,比如《庭院深深》《新月格格》等。

後來,林婉珍也走出憂傷重拾繪畫,與同樣熱愛繪畫的醫生王子平不離不棄。晚年,林婉珍在自傳《往事浮光》中寫道:“瓊瑤是個厲害的角色,我怎麼鬥得過她?”

林婉珍回憶說:“我可能就是鑫濤眼中的搪瓷盤子,耐用,裝燙的、裝酸的、裝苦的、裝辣的都沒問題,怎麼用都不會破、不會壞。而瓊瑤就是骨瓷,脆弱、易碎、需要小心呵護。”

林婉珍深愛著平鑫濤,為了他掏心掏肺,為了他忽略了自己,然而卻只得來他一句,你比較堅強她比較脆弱。看來,人不能只是一味地付出,有時候更應該適當示弱,或是為自己留個後手。

瓊瑤的愛情之路很是坎坷,一次次愛而不得,一次次卻為愛癡狂。只是,她的愛太過於自私,如果故意把自己的不幸轉化到別人身上,那麼這個人一丁點兒也不值得同情。

每個人都有追求愛情的權利,愛情卻不應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生而為人,要有正確的人生觀與道德觀。為了成就別人而活,不如為自己而活,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懂得感恩,只有活出自己的精彩,才不枉走這一遭!

ñ4.2萬
2612
1695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