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發電成本雖然降了但極不穩定,對電網的要求很高。水電在環保主義這一邪教之下,只要建就是國際壓力,而且建設周期跨兩三個總統的任期,多數國家根本搞不了。//@沈陽張獸醫:這對落後國家是大事。不過風光電的造價已經下來了,尤其是光電,那些窮國直接建光電廠,加水電互補。

#外媒關注中國不再新建境外煤電# 9月21日,中國國家領導人以視頻方式出席第七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並向世界宣布:中國將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發展,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

作為全球煤電第一大國,中國的宣告立刻引來各家媒體的爭相報道,即便是喜歡“陰陽怪氣”的西方媒體也對此予以肯定。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就認為,此舉可能會極大的遏制全球煤電的發展勢頭。

《紐約時報》則認為,隨著中國在氣候峰會前宣布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其他用煤大戶——如印度、土耳其、南非等將面臨更加進退兩難的局面。

中國停建境外煤電受到認可

在第七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中國國家主席在北京以視頻方式出席並發表題為《堅定信心 共克時艱 共建更加美好的世界》的重要講話,向世界宣布:

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完善全球環境治理,積極應對氣候變化,構建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加快綠色低碳轉型,實現綠色複蘇發展。中國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需要付出艱苦努力,但我們會全力以赴。中國將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發展,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中國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需要付出艱苦努力,但我們會全力以赴。中國將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發展,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

不少外媒指出,中國的這一決定對全球煤電的意義非同小可。彭博社22日援引總部位於北京的國際綠色金融研究所的數據稱,目前全球超過70%的燃煤電廠依賴中國的資金,中國是境外最大的燃煤電廠融資方。

該智庫的數據還顯示,盡管從2014年到2020年,中國計劃在境外建設約1600億美元的燃煤電廠,但有880億美元的項目已被擱置或取消。在2014年及之後宣布的52個項目里,目前只有一個投入了運營。

中國的決定贏得了節能減排領域專業人士的認可。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主席巴普納(Manish Bapna)就表示:“在格拉斯哥氣候峰會前宣布這一決定,是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為中國和其他主要國家在國際、國內實現更宏偉的氣候目標打開了大門。”

加勒比島國格林納達的環境部長西蒙·斯蒂爾(Simon Stiell)也表示:“這是全球最大境外煤電融資方邁出的重要一步,期待在國內也能看到相應的行動。”

彭博社注意到,今年上半年,“一帶一路”沒有為任何煤炭項目提供資金,是該倡議提出以來頭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NRDC國際氣候問題高級戰略顧問施密特(Jake Schmidt)分析稱,中國一直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如果他們想成為全球氣候變化方面的領導者,就不能成為境外燃煤電廠的主要融資方。因此中國領導人的宣言邁出了“很大的一步。”

其他新興經濟體或面臨更大壓力

目前,全球煤電的發展勢頭已經放緩。據《紐約時報》報道,過去20年里,退役或擱置的燃煤電廠比投入使用的電廠還要多。在2019年,全球煤炭項目支出更是降至10年來的最低水平。

即便是在一些近期剛計劃大規模建煤電的國家,建廠的計劃要麼被擱置(如南非),要麼在重新考慮(如孟加拉國),要麼面臨資金困難(如越南)。在印度,現有的燃煤電廠發電量遠遠低於應有的產能,而且在持續虧損。在美國,煤電也在迅速退出。

NPR報道稱,隨著風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價格大幅下降,導致近年來全球許多煤電項目被取消,在很多國家,已經出現了煤電的退潮趨勢。

如今,距萬眾矚目的格拉斯哥氣候峰會僅剩不到100天的時間。《紐約時報》認為,隨著中國在這一時間點上宣布停建境外煤電,其他大型新興經濟體——如印度、土耳其、南非等將面臨更加進退兩難的局面,因為他們都是用煤大戶。

據彭博社報道,一直沒有批准巴黎氣候協議的土耳其也開始“松口”。該國總統埃爾多安在聯合國大會上表示,土議會將在下月批准巴黎協議,並且會趕在格拉斯哥氣候峰會召開前完成。這樣一來,土耳其也就成了G20國家里面最晚批准巴黎協議的國家。

全球減碳形勢依舊嚴峻

盡管中國已經在節能減碳領域做出了巨大努力,但全球范圍內的減碳形勢還不容樂觀。

據彭博社報道,根據2015年的《巴黎協定》,各國要把地球的升溫幅度控制在1.5攝氏度。但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8月份的報告,除非各國能夠在2030年之前把全球碳排放量減半,不然把升溫幅度控制在1.5攝氏度范圍內的目標將無法達成。

由於發電占據了全球碳排放的四分之一,因此很多氣候組織都對電力“脫煤”寄予厚望。全球能源檢測組織項目主管希勒(Christine Shearer)表示,11月的格拉斯哥氣候峰會將是“世界各國領導人聚在一起,承諾創造一個沒有新燃煤電廠世界的一個合適時機。”

不過完全脫煤即便對發達國家來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據英國廣播公司9月7日報道,該國的煤電的發電占比已經從5年前的25%降到了去年的1.6%。但在今年,由於全球天然氣價格飆升,以及溫暖的秋季壓低了風電的發電量,煤電占比提升到了2.2%。

不僅是英國,《中國能源報》援引市場研究機構阿格斯的報道稱,今年以來,由於天然氣大漲價外加風電發電不及預期,西歐國家燃煤發電量連續上漲。分析人士警告稱,鑒於平價的“風光電”未能拉低電價,持續走高的生活成本引發了歐洲民眾對歐盟激進減排的抵觸情緒,給歐洲能源轉型帶來極大考驗。

ñ1036
203
80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