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微博

1951年電影《武訓傳》上映,看了武訓傳以後毛澤東大發雷霆,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了著名的社論《應當重視電影武訓傳的討論》。毛澤東為什麼如此憤怒,因為在之前他低估了封建殘余勢力的能量,這部武訓傳就是完全為封建統治服務的文化作品,善於偽裝,包裝精良,格調低下,為虎作倀。

電影《武訓傳》到底說了一個什麼故事呢?
武訓是一個老老實實的農民,老婆被鄉賢搶回去強暴了,家里地被霸占了,房子也被拆了,家產都是別人的了。在工地上出了三年力,被包工頭坑了,工資一分都沒拿到。他沒有上訪、沒有告狀,沒有找政府一點麻煩,也沒有自己去報仇,堅決不給政府和高富帥找麻煩。

他決定出去要飯,然後下跪求放高利貸的幫忙把他的錢一起放高利貸然後掙了點錢。經過多年積累開了一個《弟子規》《二十四孝》培訓學校教育大家一定不能找上邊的麻煩,不能找官員、富商、地主的麻煩要自己自覺的當一個順民。要像孝順父母一樣孝順那些貴族大爺。

一個逆來順受的老農民,一個乞討叫地主爺爺奶奶的乞丐,一個辦封建私塾的土校長,一個放高利貸的人。在藝術的渲染和包裝下顯得那麼的自然,那麼的感人,他從不給政府和地主找事,賺了錢要分給地主,辦學校還要教育學生要像他一樣,在電影里完全是一個大善人,大慈善家,大教育家。

以上是電影里的武訓,現實中的武訓到底什麼樣呢?(雖然不太重要)
1951年本著不冤枉一個好人的原則,開始了對武訓生平的調查,走訪幾百號人得出結論是:
武訓正式行乞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將近二十歲的青年,為了達到不勞而食的目的,他的第一個方法就是裝瘋賣傻。武訓身材高大,虎背熊腰,這麼好的身板是要不到飯的,他就裝瘋,裝瘋既不能長期騙人,到後來他就想出了一個絕妙的方法,打起“興義學”的招牌來了。

他對地主階級是到處磕頭,滿口“老爺爺”、“老奶奶”,或“爺爺”、“奶奶”。對地主的子女一律叫“小叔叔”、“小姑姑”。對勞動人民就是另一張嘴臉了,只要沾他一點,他馬上翻臉要錢。

武訓一邊嚷著“興學”,一邊裝做瘋傻,用盡各種哄騙訛詐的辦法,從勞動人民身上搜括血汗。他把第一筆錢(據館陶的群眾說有四、五十吊),交給館陶武進士婁峻嶺替他放債,利息三分。武訓明白了放債“漲”得快,就回家鬧著要賣地。武訓把賣地的錢加上放債所得利息,又經過大惡霸楊樹坊等人幫他放債,他的財產就越積越多了。

武訓就這樣經過高利貸的道路,很快又變成一個地主。有的農民還不起他的高利貸,把土地給了他;有的農民交不起租子,也把土地抵押給他。武訓終於如願以償,打著“興學”的招牌,披著乞丐的衣裳,爬進了剝削階級的行列。

郭芬不相信武豆沫真辦學,有一天碰上豆沫就問:“豆沫,你老喊興學,為啥幾十年不興?”武訓說:“沒地蓋房子。”郭芬說:“沒地好辦,東門外有我的地。”武訓沒得話說,磕了個頭就走了。後來楊樹坊和武訓談了話,武訓不得不答應,這才“劉備招親,弄假成真”
在楊樹坊等人的命令之下,在武訓五十一歲的那一年,也就是從他二十一歲打“興學”招牌起正滿三十個年頭的那一年,他才和楊樹坊合辦了柳林鎮的“崇賢義塾”

總結來說,武訓是一個從不勞動以乞討為生的壯漢,為了要飯名正言順,他以打著辦義學的口號,見了官紳地主就磕頭叫爺爺,見了老百姓能騙就騙能坑就坑,他有了一定的積蓄以後與大地主大惡霸一起放高利貸剝削百姓,趁人之危兼並田產,最的終於成為打著乞丐口號的大地主,經過多年經營,最後在51歲時才被當地鄉紳官僚一起逼迫興辦義學,交學的主要內容是弟子規,二十四教等封建文化知識,同時他一起在給學生灌輸愚忠愚孝服從官老爺的思想。

在新中國剛成立的時候上演個這個玩意,然後文化界,官員們一片叫好之聲,能不急眼嗎!毛澤東不無憤怒的說道:
  
電影《武訓傳》的出現,特別是對於武訓和電影《武訓傳》的歌頌竟至於到了如此之多,說明我國文化界的思想混亂達到了何等的程度!

ñ531
146
534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