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海林:我看過李敦白的回憶錄,有這段。因為有個孩子湊近看了美軍汽車幾眼,中國警察就要就地處決孩子,幸好李敦白髮現救了孩子。李敦白後來去了延安。

1946年,一個喝醉了酒的美國士兵,故意駕車撞死了一個名叫李木仙的中國女孩,法庭卻判決他只需賠付26美元,又說:你們中國人還沒有馬值錢。後來,女孩的父親卻又退回了6美元。
那是八月的一天,12歲的昆明小姑娘李木仙正在自己家的門口玩。
忽然間,一個美國大兵開著卡車衝過來了,他喝了很多酒,看到李木站在家門口,就一時興起,想把車開過去嚇唬小姑娘來取樂。
結果,竟然把小姑娘給撞死了!!!
事實上,在當時,美國大兵幾乎每天都在惹事。日本人已經投降了,駐扎在中國的美國兵也無所事事了,經常喝得醉醺醺地,開著卡車在昆明的大街小巷橫衝直撞。
昆明當時的主要運輸工具是馬車,老百姓們若一個避讓不及的話,不是馬被撞了,就是馬拉的膠輪車被壓了。
通常,出事了以後,昆明的地方官員會到美軍的軍法處去投訴,要求賠償,然後,軍法處的賠償損失部就會去核實情況。
李木仙出事後,美軍軍法處賠償損失部的李敦白去了她家。
李敦白也是美國大兵,只不過他是通信兵,他所在的部隊原本是要去廣東的雷州半島修建軍用機場,供美軍飛機起降用,但是日本投降了,機場不必修了,他因為在部隊里學過中文,所以和另外兩個一起學過中文的同學,被借調到了軍法處。
李敦白到了李木仙家發現,這是一個一貧如洗的家庭。李木仙的父親李瑞山是個人力車夫,就算一天拉12個小時的車,也只能讓家里人管個半飽。
李木仙是父母唯一的女兒,她被撞時,母親就在旁邊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當時就受了刺激,痛不欲生,而後精神崩潰,沒多久就去世了。
李敦白到現場核實了後,將報告提交了上去。結果,負責賠償的上校僅判了26美元的賠償!
李敦白氣壞了,強烈抗議。但是上校拿出賠償條理說,他的判決是有充分依據的,他說:賠償的依據是被撞人的賺錢能力和喪葬費用,李木仙是個小孩,不會賺錢,他的死不會給家庭收入造成影響,而一個小杉木棺材值不了多少錢。
李敦白很氣憤:我前段時間處理的一個馬匹被撞案,賠償金額也比這高得多!
上校卻說,馬匹有市場價格,當然得按市場價格賠償。
這是什麼狗屁道理?中國窮人的命就這麼輕賤嗎?然而,更深深刺痛李敦白的事還在後面。
賠償結果出來後,李敦白只得拿著26美元,再次去了李木仙的家。
他把錢給了李木仙的父親李瑞山,跟他說對不起,只有這麼點錢,他無能為力。
沒想到,李瑞山一臉平靜,好像早就知道結果會是這樣,他淡定地接過了錢。
自己的女兒喪了命,妻子也因此而死,而賠償所得卻極其微薄,但是李瑞山卻沒有抗議,沒有沒有憤怒,甚至什麼話也沒有,他的沉默和麻木深深刺痛了李敦白。
而接下來的事情,更讓李敦白吃驚和欲哭無淚。
當天下午,李瑞山自己走到郊區的美軍軍營,通過了層層崗哨,找到了李敦白,他把自己的糊的一個信封放到了李敦白面前,信封里裝了6美元。
李敦白問他這是做什麼?
李瑞山回答說,因為李敦白幫助了他,這些錢是向他表示感謝的。
李敦白頓時感到非常難受,因為他知道這個錢其實意味著什麼,除了他以外,將李木仙案件上報上來的甲長、保長應該也收到了李瑞山送去的錢。
李瑞山回答說,是的,他也給甲長和保長送了錢。
李敦白把那6美元退還給了李瑞山。他接過錢,仍然一臉平靜地走了。
這就是亂世中的人命,真應了那句話:亂世之民不如狗。

#創作力計劃#

ñ4364
708
374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